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旅遊

山西旅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來源:山西日報 2019年10月21日 09:41

  核心閲讀

  山西省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基地,也是旅遊資源大省。近年來,旅遊業正在迅猛成長,已成為山西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和資源型經濟轉型的重要着力點。同時,山西旅遊業也需緩解旅遊供需結構性矛盾、培育旅遊業發展新動力和轉變旅遊業發展方式,加快構建山西文化旅遊大格局升級版。

  山西省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基地,也是旅遊資源大省。近年來,旅遊業正在迅猛成長,2014年至2017年,山西省旅遊總收入年均增長率高達23.5%,旅遊業已成為山西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和資源型經濟轉型的重要着力點。

  同時,山西旅遊業也正在面臨產品供需錯位、產業效率偏低、競爭力不足等問題,需緩解旅遊供需結構性矛盾、培育旅遊業發展新動力和轉變旅遊業發展方式。要以推進旅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着力鍛造黃河、長城、太行三大旅遊新品牌,加快構建山西文化旅遊大格局升級版。

  推動產品體系升級,引領旅遊需求擴容與升級。在當前旅遊需求擴容與升級的宏觀形勢下,高品質、特色化休閒度假旅遊產品和新業態旅遊產品相對短缺,這是山西省旅遊產品供給中的突出問題,並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人均旅遊花費水平不高、有效旅遊供給不足等一系列問題。為了適應和引領旅遊需求的休閒化、體驗化、品牌化發展趨勢,一方面,應重點打造休閒度假旅遊產品及新業態旅遊產品,豐富山西省旅遊產品體系,實施對傳統旅遊產品的改造與升級,推動旅遊產品向品牌化、高層次化升級,增強旅遊核心吸引力。另一方面,要通過進一步豐富休閒娛樂旅遊項目、加強旅遊商品研發、設計與推廣,延伸旅遊產業鏈條,提升旅遊產品和服務品質,來適應和引領旅遊需求升級,推動山西旅遊業向全產業鏈化、高品質化發展。

  依託特色優勢產業,推動旅遊業跨界融合發展。作為綜合性和關聯性很強的產業,旅遊業的不斷髮展必將使其與其他產業之間的邊界趨於模糊,與其他產業之間的融合程度不斷深入。推動旅遊業與其他產業融合發展,既能夠催生旅遊發展新業態和新模式、推動旅遊業由景點旅遊向大旅遊格局轉變;又有助於充分發揮旅遊業的經濟功能和社會功能,進而有力地促進山西省資源型經濟轉型。一方面,應依託山西省文化旅遊資源大省的天然優勢,貫徹“以文促旅、以旅彰文、和合共生”的融合發展理念,推進文旅融合發展,大力培育文化遺產旅遊、旅遊演藝、傳統技藝、古村落旅遊等文化旅遊新業態,深入挖掘文化旅遊產品的內涵,增強文化旅遊產品的參與性、體驗性和娛樂性。另一方面,還應積極推動旅遊業與特色農業、先進製造業、現代服務業、醫療保健等行業融合發展,培育農業旅遊、工業旅遊、康養旅遊、紅色旅遊、自駕遊等旅遊新業態,擴大有效旅遊供給。

  整合社會優勢資源,促進旅遊業要素配置升級。在當前旅遊需求升級和旅遊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形勢下,以要素驅動和需求拉動為動力的粗放式規模擴張模式已經難以適應旅遊業發展的需要,面對產業效率偏低、競爭力不足等問題,推動旅遊業向創新型、高效化發展已成為旅遊業優質發展的核心要義。一方面,各個行業、各個部門與遊客之間旅遊信息的及時、有效溝通與共享,是提升旅遊服務質量和遊客體驗質量的重要保障,尤其是在當前旅遊需求向散客化、高品質化發展的形勢下,應高度重視旅遊信息化建設,持續推進“互聯網+旅遊”發展。二是應從加強先進技術設備引進、打造高素質人才隊伍等方面採取綜合措施,來促進旅遊業生產要素配置升級和全要素勞動生產率提升,進而提升山西旅遊經濟發展質量;而政府、旅遊企業、旅遊院校、其他企業和部門等社會主體的共同參與和密切合作能夠為其提供重要保障。

  依託“三大板塊”戰略,推動區域旅遊聯動發展。打造黃河、長城和太行三大旅遊板塊是山西省促進全域旅遊發展的重要戰略部署,也為山西省優化旅遊業空間佈局和推動區域旅遊聯動發展創造了重要機遇。一方面,由於各區域之間在資金、技術、旅遊人才等資源和要素的供需關係方面存在差異,應通過構建區域旅遊協作網絡,加強各類資源和要素在各個區域之間優化配置,合理使用各類資源和要素,提升山西旅遊業的全要素勞動生產率。另一方面,伴隨着“三大旅遊板塊”戰略的逐步推進和交通基礎設施的完善,必將促使沿黃地區、太行山和長城沿線區域旅遊業快速發展,進而推動山西旅遊業空間格局逐步向集羣化、網絡化發展,應利用這一戰略契機,加強在旅遊產品開發、旅遊線路組合和旅遊市場營銷等方面的區域聯動與合作。

  強化政府服務功能,推進旅遊業政策體制革新。旅遊業的有效運作高度依賴於旅遊產業及整體國民經濟體系的政策體制環境。一方面,旅遊業與國民經濟中諸多行業之間存在密切聯繫,對旅遊業的管理也要強調部門聯合和跨界協同,應加強旅遊資源、土地、財政、科技、金融等行業管理機構與旅遊經營部門之間的溝通、協調與配合,實現對旅遊產業的多部門聯動、跨界協同管理,推動旅遊管理體制向部門綜合聯動方向發展。另一方面,多區域、多部門、多行業社會主體的積極參與,必須以明晰的產權制度、合理的參與機制和利益分配機制為保障,應通過旅遊業政策體制革新,為社會大眾參與旅遊業發展創造更加開放、高效、有序的政策體制環境,為促進旅遊業優質發展提供政策制度保障。(作者為運城學院文化旅遊系碩士生導師)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山西省旅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研究”〈18YJC790160〉;山西省軟科學研究計劃項目“新常態下山西省旅遊業創新發展研究”〈2017041020-4〉;山西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三大板塊’戰略下山西省旅遊業優質發展研究”〈2018B147〉階段性研究成果。(王冠孝)

(責編:楊斌)